Menu

老家有囍 – 郑佳怡

老家有囍 | 郑佳怡
“小悠回来啦!要嫁人了啊,刚扯证去了吧。来来来,”小悠刚从车上下来,告别了刚与自己领下红本的男人,便见着了门口摆摊卖生果的陈太太,她正热心地招待自己,“阿嫂这儿有新鲜的苹果,讨个安全,拿些去尝。”“那怎样行,阿嫂,您还要做生意呢。家里有,家里边儿多着呢。”“那跟你阿嫂家的能比吗?不必谦让,阿嫂也是看着你长大的。唉哟,曾经你还只有那么点个儿,个把月儿了裹着个毯子也没有4斤,不幸的哟。日子过得真快啊,一转眼,你都要嫁人啦。咱们家月儿要有你这么听话我都不愁了。”陈太太布满老茧的手悄悄拍了拍小悠的手背,小悠却感觉无比温暖。她是个早产的孩子。出世那会儿就没去医院,在家里就急匆匆地出世了,身子虚的很。邻里邻居好几位阿婆都赶着来帮助,活像一群母鸡护着一只小崽子,揣怀里养了几个月,也健康了许多。大概是有了神的眷顾,她身体很好,成果也不错,考上了什么重点中学,音讯很快也就传达出去了,一个个拎着生果蔬菜便往家里跑。东西都不贵,贵在那颗心。考去省外读大学后,她便很少回来了,大略是新年了才回来一趟。有了作业后在外边儿买了房子,想着接爸妈曩昔住,却被堆满皱纹的笑脸拒绝了。爸爸说,他们都在这儿住了大半辈子了,这整个老巷子里的人就像个咱们庭,在这儿住的挺好挺安闲的。妈妈说,算了吧,搬曩昔了,指不定连个陪我打麻将的人都凑不齐呢,在这儿马马虎虎便是两三桌,大伙儿还能唠闲谈,可潇洒了。既然是劝不了了,小悠也不再牵强。这次回来,是为了自己的婚礼,本来她老公于情于理都应该过来坐坐,但医院着急把他喊回去,只能由自己将组织奉告爸爸妈妈了。提了一袋子苹果,沿着老巷子走。历尽年月的腐蚀,房子的墙面上都长了黑绿色的青苔, 本来平坦的墙面也不知被谁家匡衡砸出了坑坑洼洼。老旧的电线有些下垂,正好垂在姑姑家阳台前,年仅五岁的小侄子伸手要去碰,被奶奶捉住手腕,经验了一顿,哭的嘹亮,像被欺压了相同。几个白叟坐在门口,也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八卦,都大笑起来,掺杂苍白的咳嗽声,指缝间是被烟熏得蜡黄。小悠忙打了招待,几位白叟点了允许算是打过了招待,为首的李大爷笑道:“咱们小悠这次回来,估量要嫁人咯。”“男朋友啥作业的?长得俊不俊?疼不疼你啊?”“什么时候成婚啊?要不在咱们老巷子里结,尽管旧了点,好歹热烈啊。”小悠被问得不好意思了,随意应付了几句,走开了。怕是再不走,就该问到什么时候生孩子了。“爸妈,我回来了。”事前知道了我要回来,家里的门没有关,我自然地走进去。妈妈好像在门口站了良久,一把把我揽入怀中。妈妈个子不高,我只能轻轻屈膝任她抱着。她摸了摸我的后脑勺,笑着铺开我,拉着我往里走。“那小子回医院去了?”“医院急召回去,应该是患者有什么情况吧,”“没事儿,你回来就好。这么大年岁了,总算有人要你了, 老妈我别提多欣喜了。你爸在里面泡茶呢,许多亲属都过来道喜了。”妈妈偏要以一种别扭的姿态搭上我的肩我也只好顺着,低下身子来走。一进客厅公然热烈。几个小朋友在地上耍弄小玩具,几个妇女坐在台阶上闲谈,爸爸和几位伯伯舅舅坐在木椅上泡茶,聊聊新闻。打过招待后,我也开端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们聊着。忽然想到——其实在老巷子里举行婚礼,好像也是个不错的挑选。那日回去,小悠站在巷口等着阿宇,也便是她的另一半。她看着这条现已康复安静的大街,目光中有些难以掩盖的眷恋。她在这儿生活了十几年,每个老一辈都是她的亲人,关怀她保护她;每个小孩都把她当作大姐姐,喜爱绕着她玩。回想起多年曾经,几个同龄的小孩跟她一同爬树,男孩子们都跟小猴子似的,而她也历来不甘落后,匆匆忙忙的,这只脚不小心一个打滑,摔了下来,人仰马翻,幸而没什么事,还被玩伴们嘲笑了一番。在这儿出世,生长,从一个阶段跨到了另一个阶段,即使是成婚,也希望能回到这儿,跨过新的人生。她现在总算理解了爸爸妈妈为何拒绝了她的约请,无论如何也不想脱离。大概是……在这儿就算闭着眼睛也能买到自己爱吃的大肠的那种了解感吧。“叭叭——”尖锐的鸣笛声总算拉回了她的思绪。小悠侧头从车窗外看了他一眼,熟练的翻开车门,坐上副驾驶,系好安全带,问道,“医院什么事情?严峻吗?”“没什么,一个患者乱跑,实习医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值勤,还好现已找到了。”阿宇简略地解说了一下,又问,“你那一边,怎样样?抱愧啊,这事本该我来讲的。 ”“谁来说不相同,惧怕我反悔吗?”小悠开了个打趣。阿宇无法地揉了揉她的头,问道:“那…你有什么主意?”“你看出来了?”“上大学开端你就专心扑在医学上,忙起来什么都不睬,闲下来也是喝喝咖啡查病历,什么时候看你分心这么久。总不能刚谈完成婚的事就开端想患者吧,那我是该夸你太仔细了,仍是该怪自己太没吸引力呢?怎样,回来一趟,勾起回想了?”“是啊,怪想他们的…阿宇,我想……”“我赞同。”阿宇打断了她的话,多年的伙伴,两人好像心有灵犀,“那咱们,就在这边成婚吧,怎样样?”小悠眼角有些发红,她总觉得自己很走运,有一个这么了解她的人,与她共度余生。六月的凤凰花开得正艳,一簇一簇的花好像火焰般烧上天边。老街处处张灯结彩,红彤彤的,好像火焰般烧入人心。几年前的戏班子也为了凑这个热烈,从里屋里翻出蒙上一层灰的器乐,洗洁净了,排排坐在门前的木椅上,吹奏着喜庆的欢歌;今日的大人们听任小孩玩闹,小孩们开释天分都跑过来凑热烈;妇女们把家里的大锅搬到门口,嘴巴里没完没了地聊着,手上的动作却毫不慢待,一盘盘色香味齐全的菜肴遍上桌了。小悠画上新娘妆,换上赤色礼衣,在姐妹们的簇拥下被带到新郎面前。阿宇轻抚她的头发,夸了她几句,抓住她的手,让她挽住自己。礼成后,咱们人山人海地围着桌子坐下。小巷子里人家不多,但摆起来也有十几张桌子,也不嫌挤,就家门前宅院上那么一排摆曩昔。新人敬酒,白叟们一个个满面笑容,年青了几十岁。婚礼完毕后,夜色已晚,咱们拾掇完了才陆陆续续回了家。小悠和阿宇喝了不少酒,赔笑了一整天也有些累了,回到家中简略洗漱下就躺下歇息了。“今后我都不敢欺压你了,你娘家那儿气势太足了。”阿宇打趣道。那是,咱们那条大街上的,都是自家人。散文组 作者:郑佳怡 著作ID :100293点击这儿为TA投票